芬兰华人网上线

芬兰华人网上线,汇总各种优质内容,并将得到持续开发 https://www.chinese.fi

[转载] 差点儿把老命丢在芬兰(二)-- 治疗


  • administrators

    背景:这是民航大学一位退休教师和她的先生于2015年来芬兰旅游所发生的事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faa1b80102vgou.html , 转载时照片排版稍作了调整
    0_1495211103901_002WMcf6zy6PXeigrUP4f&690.jpeg
    第五天(9月11日)清晨4点许,救护车到达距酒店最近的也洽是赫尔辛基规模最大的医院急诊部,救护和监测设备齐上,生命已脱险,医生通过韩磊简单问诊后开始了输液和服药.安顿好大约是清晨五点左右,我和韩磊匆匆打车赶回酒店,8点韩磊就要带团出发。退房脱团后我带着全部行李独自赶回医院。异国他乡,天还没亮,人生地疏,语言不通,无助无奈,我只告知了国内的儿子和南京的大弟替我解压分忧。医生对病情的进一步询问,院方提供翻译和我们通过电话交流,现场没有翻译,况且,这里许多医护人员只懂芬兰语。儿子找的当地朋友和中青旅安排的地陪需要我提供医院的地址,他们好赶过来帮助我,医生和我的交流,我那英语单词交流法这时也不灵了,此时,微信成了我与国内外交流的主要工具,(芬兰医院内为保持安静,电话信号不好),我先是请医生能够允许我拍他的胸牌,上面有医院名称地址,赶紧发给需要联络的人,有的事就让儿子写在微信上,我举给医生看,必须接的电话,我就要赶紧跑到医院门外去接听,此时,我里面微信,外面电话,里外穿梭,这人要让逼急了,是什么法子都想得出来,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主治医师的胸牌
    0_1495211144237_002WMcf6zy6PXeiZVVA8e&690.jpeg

    儿子通过北邮同学找到华为驻芬兰办事处主任,他派的人拎着一大兜吃的喝的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当她出现在我眼前时,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她的名字叫刘晓波,一个嫁给芬兰人的美丽端庄精明干练的重庆妹,她精通英语芬兰语,她来了,这里的一切,瞬间变得轻松起来。

    医生通过她,告知他们对张教授的诊断结果,病情及接下来需要的治疗和注意事项。中青旅的地接甄实小姐也及时赶到,帮助我守护在病床前,端茶送水,像对待自己的长辈亲人,让我在异国他乡感受到祖国家人的温暖。

    张教授属心脏类疾病,医学名词为房颤,他属持续性房颤的急性发作(还有突发性房颤),这种病,目前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尚属研究阶段,病因复杂,现阶段尚无病因和病情的检测手段,射频消融手术因病因针对性单一(仅对肌袖型有效,这种病因40岁以下年轻人比例大),致使手术成功率低(50%),风险大。北京安贞医院设有房颤研究中心,天津胸科医院也有数十名专家从事房颤研究。张教授这次完全是因为过度劳累所致,抢救不及时是会要命的!但平时若生活规律,不劳累,不登高,不爬楼梯,不喝酒,少抽烟等等,控制好少发作甚至不发作,倒也不是要命的病。之前,在国内他从未有过任何治疗记录和用药,当天下午被接受正式住院治疗。(上面对房颤病因等的了解及认识这都是后话)。

    亲朋陪护休息室
    0_1495211271439_002WMcf6zy6PYaSNkWOa6&690.jpeg

    住院 治疗三天后,9月13日下午院方通知我们出院,我们申请再留住两天稳定病情,以适应回中国的长途飞行,被院方连连摇头,摆手,说NO而拒绝,后得知他们的病床也很紧张。只好拿了口服药和针剂的外购处方出院了。芬兰的医院是不设药房的,病人门诊还是出院都是凭处方自己去外面药店买药,医院只负责住院治疗期间的用药。医院为我们出具了病情评估书(芬兰语),三天治疗费用合计人民币近七万元。出院手续怎么办理?这费用由谁支付?出院后如何安排?怎样降低回国飞机上再次发病的风险?如何最大程度减少自己的经济损失?。。。这一连串的问题对我们都是新的,陌生的!
           ( 未完待续 赵利平 2015.2.14.北京)

    出院当天在医院门口留影
    0_1495211288176_002WMcf6zy6PYb8Y33m9c&690.jpeg


 

出售一个广告位

出售一个广告位,价格为20€/月。
感兴趣可以在社区admin私信,或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如果您觉得社区对您有所帮助,请点击一下广告

最新主题 -- New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