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差点儿把老命丢在芬兰(三)出院后


  • administrators

    背景:这是民航大学一位退休教师和她的先生于2015年来芬兰旅游所发生的事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faa1b80102vhxy.html , 转载时照片排版稍作了调整
    0_1495211577467_002WMcf6zy6QrvaYuzha3&690.jpeg
    9月13日张教授被中青旅地接二人接出了医院,出院了,命保住了,人在保命的时候不会想钱,可活过来了,钱很现实,北欧四国,刚游第一国,不但后面的旅游费不退,还要面对近七万元(人民币)的住院费和脱团后的所有花费,这对我们当老师的不算小数!下午出院后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药店买药,然后就直接住进刘晓波帮我们预定的公寓酒店,那里价格便宜,因为后面的一切费用都要做自费的准备,得省就省!

    刚出院中青旅地接就已经开始主动关心我们能尽快回国并协助订购机票。他们就是想尽快把我们安全(活着)送上飞机,当然,他们有他们的职责,可我们有我们的想法,这里都包含自身利益考虑,但都无可非议!我想,既然我们都已经住进了价格便宜的公寓酒店,吃喝花销自己可以掌控,当时箱子里还有好多带来的方便面,榨菜,酱豆腐和零食,何不就地多休养几天,以避免长途飞行再次发病的危险。当我们又得知近日返回中国的机票每张竟然要一万二千元(人民币)时,我不但坚定了不自费马上回国,而且还要想办法与团队汇合,用上我们已经交钱的那两张返程机票(团购机票是不能退的)!用当时我儿子发给我微信上的话说:“反正我爸逃不了这次长途飞行,早飞晚飞都得飞,早飞身体没恢复好,有在飞机上再发病的危险,还要自己掏机票钱,跟团返回则几全齐美”!我们研究了行程,最后确定了相对安全的最佳途径,就是在行程的最后一天,9月18号晚与团队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机场汇合,当晚登机返回北京。芬兰赫尔辛基到瑞典斯德哥尔摩,只需要在豪华舒适的游轮上睡一晚就到了,主意拿定,我们随即去码头买了17号晚起航的最便宜的四人仓位(后来仓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只花了83欧元。一切安排妥当,心也定了,在赫尔辛基还有五天日子要过,公寓附近就有一个超市,张老师基本在“家”休息养病,我则开始赫尔辛基深度游加上热衷的购物。

    “命保下来了就是万幸,别的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话是这么说,理也是这么个理,可轮到谁,这会儿都会想别的,不管别人,反正我想了!我俩刚到北欧四国游第一国就脱团了,心疼那四万五千元旅游费就这么打水漂了,那七万元的医疗费至今没有说法还是块心病,额外又多了这么多开销,我们这把年纪还有没有机会下次再来?果不其然,让你不想都不能的事儿来了,9月15日芬兰地接负责人欧阳,代表中青旅拿着一张正式打印的抬头为“尊敬的张萃夫妇”的信函找我签字,大概意思是:1 感谢你们参加中青旅旅游团,很遗憾您由于身体原因不能正常跟团。2 出于您的健康考虑,我方曾多次劝导客人提前回国并可提供机票预订协助,但您二位的意愿仍为坚持先留在赫尔辛基,在9月17日晚乘坐游轮从赫尔辛基前往斯德哥尔摩,待9月18日早抵达斯德哥尔摩后,与团队汇合,当晚与团队一同乘坐原计划航班返回北京。3 对于离团期间,您二位的交通食宿自理,人身财务安全自理,我方在赫尔辛基为你们提供协助陪同服务联络人,费用由中青旅承担,介于目前你们二位在当地有亲友(指刘晓波)陪同,暂不需要联络人。**4 对于住院急救费用,保险公司正在与医院协商,介于医院的相关证明均为芬兰语,因此协商时间可能会较长,目前尚需确认客人病症是否为意外突发病症还是原有病史复发,如符合保险理赔条件,保险公司将和医院直接结算费用,如果不符合,客人的医疗费用将由客人自己承担。**落款是:中青旅,客人确认签字。尽管这封信函中,特别是涉及那七万元医疗费,还是模糊待定的,但面对这几天热情照顾我们的年轻人,我真的不好意思与他们再理论什么,签了字就算帮他们完成了任务,也算是对他们的感谢吧,再说了,我们现在已经出院了,再想让我们个人从不鼓的腰包里掏出7万块钱恐怕也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签完字,尽管心里忐忑不安,但我们还是自己开导自己,就算是花钱来世界医疗条件一流的国家看了一回病、如果这回发病是在国内说不定抢救不及时就没命了、这警钟敲在了国外的发达国家才捡回了一条命,不幸之万幸,总之都往不亏上想,我还天天出去逛,除了住处附近的景点,红教堂、白教堂、渔人码头、市政府、总统楼、神学院、红码头、白码头外,甚至连街头的自由市场,水果摊、蔬菜摊都逛!心想,多逛一个景点,少亏一点儿钱,大家别见笑,我俩都是教授教授,越教越瘦,意为教授没钱,光有社会地位,钱白花了,当然心疼啦!我还发现了赫尔辛基有一类全市有很多家连锁分店的这类购物店,里面东西品种多,价格便宜,我就在里面狂购,买了很多物美价廉亦或名牌的衣服鞋帽包等,似乎这些开心和收获把我们这次意外脱团的损失和不悦冲淡了许多,甚至有些因祸得福的安慰!

    张老师属急病急发急治急复,离开赫尔辛基前,我们还乘环城旅游车游览了市内主要景点,议会广场、俄式东正教堂、西贝柳斯公园、岩石教堂等,这次芬兰赫尔辛基算是让我们游熟了游透了!

    9月17号晚我们在赫尔辛基红码头登上游轮,第二天上午10点30分游轮正点停靠瑞典斯德哥尔摩港,在游轮上我们幸运的与张新山,孙连杰夫妇和小儿子张思远相识,他们给了我们很多帮助,至今我们还与远在芬兰的他们保持联系。在小张一家的热情帮助指引下,到了瑞典码头,我们乘公交直达中心火车站,我把张老师和行李一起放在那里休息,我还可以再逛逛瑞典的市容,直到下午才从容地乘坐从这里直通机场的大巴按时与团队汇合。经过一夜的飞行,9月18号早晨,飞机安抵首都机场,我们终于平安回家了!

    那七万元医疗费由谁出?到底给我们保得什么险?保险赔付手续怎么办?芬兰医院那份医疗评估写了什么?直到飞机落地,这一切还是问号!
    0_1495211957771_002WMcf6zy6QrvcdW8515&690.jpeg 0_1495211967940_002WMcf6zy6Qrvd92N957&690.jpeg
    0_1495211973885_002WMcf6zy6QrvIeMYb83&690.jpeg 0_1495211983588_002WMcf6zy6QrvJuhgX1f&690.jpeg
    0_1495211989918_002WMcf6zy6QrvsxUZA62&690.jpeg 0_1495211997052_002WMcf6zy6Qs9l4eNI52&690.jpeg

    (未完待续 赵利平 2015.3.4. 北京)


登录后回复
 

最新主题 -- New Topics

与 芬兰华人社区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