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差点儿把老命丢在芬兰(四) 保险


  • administrators

    背景:这是民航大学一位退休教师和她的先生于2015年来芬兰旅游所发生的事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faa1b80102vhhz.html, 转载时照片排版稍作了调整

    芬兰地接欧阳正与多方联系
    0_1495212746024_002WMcf6zy6QiUOY5Lb41&690.jpeg

    我们这辈子几乎无数次主动或获赠保险,但从未遇到赔付的事情,且此前也从未主动问及保险,干脆可以说是个“险盲”,每次与旅行社(包括中青旅)签旅游合同时,我都是只管签名不看内容,心想都是北京甚至国家统一范本,有什么可看的,费眼费神!每次几乎都是稍一耳朵听一句是赠送保险,赠的什么险似乎从来都与我无关,那个万一从来就没想过会轮到自己头上,这次也不例外!得,真的摊上大事了,傻眼了,一头雾水茫茫然!

    住院期间我看见中青旅在芬兰的地接负责人欧阳先生不断地拨打或接听电话,然后再与医院方面交谈什么,后来才知道他是与中青旅北京总部索要张老师的保险资料,然后再与芬兰院方交涉医疗费用支付问题,这个事在出院前要解决,看上去不太顺利,至少当时我没看懂他们在干什么。因为我全然不知此时旅行社,地接,保险公司,医院,病人这几者之间是什么关系,也不知赠送给我们的保险内容,究竟保的什么?保险这一块是我的盲区,盲到不会提问题,甚至还愚蠢地回答问题以致带出后面的麻烦。
    办出院手续时,我记得医院方面是通过地接甄实小姐向我问话,是否同意将医院出具的给张教授的医疗评估书交给保险公司,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可以啊!其实,在西方国家本人健康状况应该属于个人隐私,别人无权持有。我当时想,这份医疗评估书肯定有利于医院从保险公司那里收回医疗费,我是按照中国国情的思考,单位掏钱比个人掏钱容易,医院当然懂,医生也不会不配合,更何况张教授确属意外突发病,毫无疑问,应由保险公司理赔。我回答同意时,还向甄实小姐不经意且自信地补了一句,我们属一般人,健康状况用不着保密,只要保险公司出医疗费,他们要就给呗!
    我们离开赫尔辛基时,地接欧阳交到我手的文件有:

    1. 英文版 我们团37人集体向RSA 香港皇家太阳联合保险有限公司投保的保单。
    2. 芬兰语 芬兰医院医疗评估书。
    3. 芬兰语 芬兰医生药品及针剂处方。
      0_1495212766298_002WMcf6zy6QvBAaakg20&690.jpeg 0_1495212778339_002WMcf6zy6QvBAC3gV55&690.jpeg

    医疗费用谁付?按医生处方外购药品费谁出?与这次意外发生的其它开销(公寓房费、往返医院出租车费,船票等等)怎么办?其实我手里完好保存的所有这些单据都是在我脱团时,有多年经验的导游韩磊好心告诉我留好的,我理解,既然留着,日后就应该有用。欧阳在保单上给我贴了一张黄纸条,上面写了RSA公司一个联络人的姓名电话让我回国后与他联系,并告知回国后在有效期内由自己办理有关索偿事宜。

    9月18号清晨,飞机刚刚落地,我就接到RSA公司那位联络人的电话,啊!这么及时,我心怀感激,并用蹦豆式的语速陈述张教授确属意外突发病症,“你们可以向天津有关医院,向中国民航大学调查,我们此前没有治疗服药记录,你们可以向导游了解这次发病情况,就连自救时的药都是团友给的。”他最后说有事还会联系我,可他从此消失,再没有电话给我,后来我才知道他的这个电话只是想确认飞机落地时我们还活着(不是遗体)!

    我每天都抓紧时间夜以继日与各方咨询沟通,必须赶在索偿有效期内办完,首先搞清楚了保单内容:A 意外突发病症的医疗费用。B 急救运送费用。C 遗体遣返费用。现在那七万元由谁付,焦点就是“意外突发”的认定。中青旅欧洲部张南小姐答应帮助我与保险公司沟通,下面是我发给张南的电子邮件:

                           意外发病过程说明(含费用发生情况)
     
        我和夫人赵利平此次参加中青旅组团俄罗斯加北欧芬兰瑞典挪威丹麦四国游,从9月7日至9月19日共13天。完成了俄罗斯的行程后,9月10日到达北欧第一站芬兰,团队当晚入住芬兰郊外GLO酒店,大约凌晨3点左右,我突然呼吸急促,心跳加快,我赶紧自救,服了同团旅友金女士及高先生在去往赫尔辛基火车上给我的硝酸甘油(Nitro),因出游前在国内我从没有过心脏发病及治疗记录,我就没有带任何心脏方面的急救药品。我夫人第一时间去酒店前台呼救,酒店经理及两位医生还有领队韩磊及时赶到我们住的528房间,酒店医生做了心电图,测血压等简单处理,就把我送上已等候在酒店门口的救护车,在救护车里就开始吸氧抢救,被送到距离酒店最近的一所医院的急诊室,医生询问情况并为我救治,夫人与韩磊打出租车回酒店取行李,退房,并向领队表示不能跟团了,夫人带着我们两个人的行李,打出租车回到医院。9月11日下午我被正式收院治疗,接受的治疗有仪器监护,输液,服药并带了24小时心脏监护仪,住了两天医院,夫人住在距医院较近的价格相对比较便宜的酒店。
       9月12日芬兰医生认为他们的诊断明确,治疗措施正确有效,病症诊断为房颤突发出现心衰,现在病情已被控制,基本稳定,可以出院,因医院床位紧张,拒绝了我想再巩固病情多住两天的请求,为我写了医疗评估书,并开了处方药,芬兰医院施行医药分开,药店购买处方药成了医疗的一部分。我出院按处方,包括药名,药量购买了药品。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由中青旅当地的地接人员欧阳先生与医院交涉,留了旅游公司的投保证明书,我就出院了。医生通过地接甄实小姐,征询我和夫人是否同意将我的医疗评估书寄给保险公司(芬兰医院认为这属个人隐私)我们出于对处理保险有利,也充分信任保险公司,就同意了。
       出院后我考虑生命安全,身体能万无一失适应回国一夜的长途飞行不再出现意外,出院后从9月13日至9月16日,在芬兰租住了便宜的公寓酒店继续服药打针,以巩固恢复调整身体,住了四晚,9月17日晚买了便宜的底仓船票,从芬兰乘船18日到达瑞典与团队会合,搭乘原计划团队航班,不再发生昂贵的机票费用,19日安抵北京首都机场。
        本人以上过程说明全部属实,我希望保险公司能按理赔条款执行索赔,如若有理赔之外的安慰补偿,我们表示感谢,没有我们也不会争!
    附件:
        1. 费用明细及说明附后
    ~~    2. 发病及治疗过程照片(~~见微信)
    张萃   2014.9.26.北京
    
    其它索偿清单(按发生时间排序):
        1. 出租车票两张:合计46.50欧元
            用途:送医院办理脱团,退房,取行李往返医院酒店
        2. 酒店房费两张:118欧元  91欧元
            用途:第一晚,医院附近开房就近陪护病人 第二晚,张萃出院当晚住了一夜
        3. 处方药费一张(附药方)242.91欧元
            用途:出院时医生开处方外购,芬兰医院施行医药分开制度,处方购药是医疗支出的一部分。
        4. 公寓酒店房费一张:340.80欧元
            用途:住了四晚,出院后稳定病情,以适应回国长途飞行不再出现意外
        5. 船票一张:88欧元(底仓)
            用途:芬兰 赫尔辛基—瑞典 斯德哥尔摩  会合团队乘坐计划内航班回国
    以上费用合计:927.21欧元
    
    
         说明:这次张萃发病纯属意外,北欧四国第一站芬兰就“游”进医院,我们夫妇二人无奈脱团,对我们个人而言这个损失是巨大的,遗憾将会是终生的,所幸抢救及时,能活着回国。之前一生我们虽无数次投保,但索赔还是第一次,我们两个大学教授,竟为如何办索赔,如何填表格日夜发愁,害怕过期无人管了。
         现将我们脱团治病恢复身体所发生的省了又省的费用列出,望保险公司按索赔条款处理,该赔的给我们,不符合条款,愿意安慰补偿我们会表示感谢,不给我们也不会争。
            谢谢! 张萃  2014.9.27.北京
    

    还是不见答复,一天在电话中张南小姐说了一句,好像你们同意寄给保险公司的那份芬兰医生写的医疗评估书里,说张教授原来就有心脏病,我一听,头都快炸了,怎么可能呢?既不符事实,又影响医院收回医疗费,不可能!我连夜将这份芬兰语的医疗评估书,微信给了我在去瑞典游轮上结识的芬兰朋友张新山,我们这里是晚上,芬兰是白天,小张告诉我他的芬兰语也不是很熟,这里面又多是医学术语,他现在人在外面,回公司再请同事代劳,让我耐心等待,我几乎微信了一个夜晚!

    我想插一段题外话,写到这里我自己把自己给写哭了,现在看来我当时带着刚刚归来的疲倦,费这么大精力,如果单是为那七万块钱,现在你说给我十万块我都不会去干!但当时一步步逼着我要做到底,要弄明白,所以请大家不要说,为那点儿钱日以继夜,废寝忘食值得吗?人不这样做事而是不求甚解,糊里糊涂,半途而废有意思吗?能学到东西吗?所以我要么不做,做就做到底,不想结果如何,只求明明白白,在此,请看我这几篇博文的朋友理解!继续正题:

    芬兰张新山当晚让同事翻译的那份评估书给了我答案,上面写着病人自述,他两年前单位体检时曾检查出心脏房颤,终于找出了保险公司按“意外突发病症”理赔执行的症结所在!我也感到这个界定的困难,也不再那么理直气壮。也理解了中青旅一直为我们和保险公司在掰持什么。到今天我还要感慨:

    1. 张教授确属意外突发病症,虽两年前查有房颤,但天津医生和自己都没重视,连我也是这次才知道他两年前学校体检有过这问题,但从没发作过,也没有治疗服药记录,这确是第一次发作。
    2. 芬兰医生,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忠于职守,医德高尚,称得上白衣天使,医院收费与己无关,更无创收回扣提成可言。
    3. 保险公司界定困难,中青旅一直协调作证,拖而未果,可以理解。

    几方都对都有理时,谁来妥协让一步,这种较量和风细雨,心平气和说不定还会更有说服力,我通过中青旅马南小姐转达RSA香港保险公司:

    1. 我们是教师,请相信我们没有说假话,香港和内地都是中国,和国际接轨,首先我们要学习国外保险公司对投保人的信任,希望从香港从你们做起!
    2. 这份医疗评估书本属我们个人健康隐私,出于信任,我们同意寄给你们,若据此作为你们界定是否为意外突发的依据,我深表遗憾,贵司辜负了我们的信任。

    不知是我的这些绵里藏针的肺腑之言起了作用,还是其他什么,很快中青旅明确通知我们RSA公司已和芬兰医院结算了张教授的七万元医疗费用,其他费用包括药费在内合计927.21欧元我表示放弃继续请求索偿的请求,我真的累了!
    在此,感谢中青旅,感谢马南,感谢韩磊,感谢圣彼得堡地接张靓燕,感谢芬兰地接欧阳,甄实,郑潇静,感谢芬兰朋友刘晓波,张新山,孙连杰,感谢我儿子昔日北邮的同学们,感谢同团旅友王菊兰,王洗英,金女士,高先生,感谢家人,也应该感谢RSA 香港保险公司,感谢所有默默帮助过我们的人,还要谢谢关注关心我们的大家,是你们的耐心守候,给了我写完的动力,但愿你们从中能受益一点儿什么!
    (全文完 赵利平 2015.3.7. 北京)


登录后回复
 

最新主题 -- New Topics

与 芬兰华人社区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